欢迎访问南京腾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官网

南京腾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资讯

返回列表页

2021最美三牛人物寻访”系列报道,她用十几万次的实验,寻找成功的途径

南京晨报启动“2021最美三牛人物寻访”系列报道。报道南京各领域在无私奉献、创新发展、艰苦奋斗等方面的突出人物、事迹。今天推出的第二期,讲述的是南京腾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CEO杨蓉西的故事。

03.jpg

2000年,刚上大学不到一个月的我接到爸爸电话,说奶奶很有可能得了结肠癌。接电话时,我语气平淡,怕让爸爸伤感;挂了电话,我泪如雨下。那天深夜,我一个人在宿舍楼下的小院里,跪地祈愿:如果上天给奶奶机会,我愿用我的余生为癌症而战。

本科的四年转瞬就过去了,临毕业时,我记挂着当年的祈愿。可惜当时国内几乎没有专门研究癌症的课题组,于是去了中科院生化细胞所。没想到两年后,我居然拿到了德国国家癌症研究中心每年只给36位申请者的全额奖学金。或许这就是命运对我的初心以及老黄牛般执着的回应。之后我用一年时间完成了学制两年的硕士学业,然后在博士阶段选择了离临床应用最接近的肿瘤分子流行病学,也就是肿瘤分子诊断的基础学科。

2010年博士毕业了,我开始思考在癌症诊断领域应该专注在什么方向。晚期癌症治疗是治标之术,不管用什么疗法花多少钱,几乎都只是姑息治疗。只有早一点更早一点发现癌症,才是治本之道。而早筛早诊怎么做呢?如果已经做了病理活检,晚了就已经晚了,回天乏力。癌症早诊端口前移的关键在于液体活检。重大疾病大多是数年甚至十余年不良身体状况的积累,而这些经年累月的 “伤痕”足以在流经每个器官的血液中留下蛛丝马迹。血流悄悄地来,又悄悄地走,带来了早癌的信号。我们需要的是一双发现这些信号的眼睛。鉴于我细胞生物学的基础,我很快把视野锁定在了DNA甲基化标志物,这个当时肿瘤诊断领域鲜有涉猎的方向,一个至今让我无比着迷的宝库。

01.jpg

在确定了方向“癌症早筛早诊+DNA甲基化”以后,我开始了我的博士后工作。现在回望,那是真正长征的起点。2010年前后做早期癌症甲基化血检研究的人实在太少了,每一步几乎都是新的,每一个方案和思路都要自己去摸索,每一项技术都要自己去尝试,每一个流程都要自己去优化。那是一个艰难拓荒的阶段,孤独地面对着一片广袤且未知的原野。在经历了上千次试验的失败和多次的自我质疑之后,2012年终于看到了曙光——技术路径有可行性。2015年,我搭建的核酸质谱DNA甲基化肿瘤早期体外诊断体系在2000多例临床数据和多项专利的支撑下,获得了德国极富盛名的经济部eXist高新技术创业重大专项支持(每年生物医药领域全德国仅支持5-6个项目,我是十多年来唯一资助的非欧美籍的项目主持人),并且在2016年连续获得了德国创业大赛生物技术类唯一的一等奖、欧盟创业大赛生物技术类唯一的一等奖,和欧盟高新技术研究院大健康部(EITHealth)科技转化专项基金支持。

在德国项目不断推进的同时,我也计划把技术平台在国内同步搭建起来,实现中德的同步发展。虽然德国好些公司给我递来了高管的橄榄枝,我从大学离职后还是毅然返回了国内。离开故国已经太久,游子是时候回家了,技艺傍我身,报国正当时。同时,我也深知,留德11年以后,故国已然陌生,孤身从头创业更是艰难无比。但在这最精彩的年代,在这机会涌动的一方热土,在这承载满满乡音旧味的故里,凭借一腔热忱、三分坚持、专业技术,一切皆有可能。我感恩生长在了这个时代的中华,有机会以产业来报国,以创新来服务大众。

很有幸,南京用她的包容接纳了我,用她优秀的园区和营商环境哺育了我,用“创业江北“和”创业南京“等项目实际支持了我。创新要从源头做起,我们从一开始就定位为原研筛选和开发中国人自己的体外诊断分子标志物,争取打造靶点级别的顶层知识产权。不仅如此,我们还试图在产品的剂型和原材料上进行突破,打破全盘依赖进口的局面。只有全面的国产化,才能掌握产品的定价权,才有可能给我国普通老百姓提供可支付的服务或产品。原始创新非常的难,研发难,做成产品难,市场教育难,找到有耐心的支持更难。我们要走对的路,才能走得长久。

02.jpg

过去三年,我们以“创新发展拓荒牛、艰苦奋斗老黄牛”的精神,本着“创新以服务的孺子牛“初心,通过大量的临床合作和十几万次的试验,积累了大量数据,提交了20多项发明专利申请,后续还将以每年5-10项专利的速度增加。同时,我们开发出了多款可以跟进口产品媲美甚至性能更好的分子诊断辅助试剂盒。通过4000多例的双盲临床试验,我们产品对I期肺癌的灵敏度达到了85%左右,成本也进一步得到了控制。公司也从一个人发展到了近二十人,关注并且规划了每个人的成长。我们的初心和发愿,在实践中绽放;天高地阔,未来可期,坚持创新,产业报国。